葡京官方网站_www.3522.vip

图片 1
在北京工作的儿子能早日回宁化结婚生子,希望我的分享能给大家带来帮助
图片 2
B我是每天身体和心灵都想上天的站长希宁周,巴士在蜿蜒的绿色中轻捷地穿行

在拍摄星战前传时,是突尼斯境内最美丽的地中海村落

图片 1
《星球大战》外景地

自1977年起登上大银幕的《星球大战》,激发了无数影迷对太空探索的兴趣,震撼了无数人的心灵。2005年上映的星球大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是卢卡斯电影时代最后的一部星战作品。时隔10年,星战终于归来,迪斯尼时代的星战将会成为文化快餐品,可是星迷的热情依旧。

     
第一次听说突尼斯,是因为到今年5月份便已32岁的电影《星球大战》,那里的美景引得《星战》的剧组几乎每集都去拍摄外景。而坐落于地中海海滨的岬角上的希迪布赛德(Sidi
Bou
Said),是突尼斯境内最美丽的地中海村落,欧洲人视其为地中海的后花园,在因为Rodolphe
d’Erlanger公爵的瞬间奇想带来的永恒“宫殿”,使小镇希迪布赛德惊艳人间。如今,豪宅及民居正在这片土地上争奇斗艳地演奏着蓝与白的狂想曲。

在拍摄星战前传时,乔治卢卡斯导演曾带着剧组远赴撒哈拉沙漠腹地-突尼斯托泽尔南部的小镇泰塔温(Tataouine),搭设了他心中天行者阿纳金生长的城市
莫斯艾斯帕,卢卡斯将这座沙漠星球称为塔图因。

      **沉浸在历史的印记中

图片 2

     **
公爵d’Erlanger(法国画家兼音乐家)对于希迪布赛德(Sidi
Bou Said)产生热情就像一则再普通不过的富翁故事。他的父亲Emile
d’Erlanger是一位拥有德国血统的法国银行家,此前,他曾借给突尼斯大公一大笔钱。为了更好地管理自己在贸易和房地产方面的产业,Emile
d’Erlanger在1903年将职位让给了自己的小儿子Rodolphe。在那个时代,希迪布赛德只是一个遭到废弃的小村庄。法国人长达二十几年的“保护统治”使它遭受了极大程度的破坏,许多突尼斯大家族纷纷抛弃了这片消暑胜地,转而将一年中最炎热的几个月托付给山下的那些伊斯兰教区。然而,这个睡美人并没有因此失去自己的魅力。尽管清水不复在大理石水池中蹦跳,遮窗格栅中也不再传出阿拉伯美人的欢笑,但在这片长满古老紫杉和棕榈树的丘陵上,洁白的房屋依然紧紧围绕着清真寺的尖塔。

图片 3

     
是不是这样的场景吸引了那位以银行业发家的公爵?据说,真正倾心于此的并非Rodolphe
d’Erlanger本人,而是他的意大利妻子Bettina
Amidei。有一次,她乘坐汽车途经此处的时候猛然发现了这个建造宫殿的理想场所。不过,根据古文献记载,早在Rodolphe
d’Erlanger到来以前,这块地皮上就已经有一座宫殿。就是在那里,年幼的Hannibal(汉尼拔)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并萌生了针对罗马人的复仇计划……

图片 4

      从1911年至19 22年,Ennejma
Ezzahra(意为“金星”,即维纳斯所代表的行星)宫殿的建造任务持续了整整10年。其间,工人们必须完成一项浩大的工程,那就是在这片丘陵的山坡上建造起两列蓝白相间的巨型建筑。凭借一种与周围环境极为统一的简约风格,这座宫殿成为了希迪布赛德地区的建筑典范。通常,在此类建筑中,人们习惯添加一些颇具奇幻色彩的花园、雅致幽深的林荫小道和宏伟壮观的阶梯。可是,在Ennejma
Ezzahra宫殿中却见不到这样的景物。在芦荟和九重葛之间,一条路沿着缓坡从希迪布赛德通向大海,d’Erlanger公爵的宫殿恰好位于这条路的拐角处。一扇沉重的黄色木门上镶有无数颗黑色门钉,它始终向一条开满鲜花的小路洞开。

莫斯 艾斯帕

     
就是在那里,在巍巍群山的暗影下,在画室的阴凉处,在这座宫殿的二楼,Rodolphe
d’Erlanger用风景画和人像画打发着时间。每年,他都会将这些作品带到宫殿中的法国艺术家沙龙内展出。这些展厅的天花板不是被烫上了金箔,就是镶上了雪松木和黑檀木。这位公爵还在宫殿内的水渠中撒上了许多玫瑰花瓣,宾客们可以看着这些花瓣随着水流在庭院内的大理石板间缓缓漂流。喷泉的汉白玉盛水盘中散发出阵阵茉莉花的芬芳,而在凉廊那精致的镂空扶手之后,一些来自东方的音乐家演奏着各自的乐器。对于东方的幻想使这位身处有限空间中的男子创造出了这样一件杰作,他要缔造一个更符合个人品味的世界。为此,他与当地的许多家制造厂商取得了联系。

图片 5

      从窗户到楼梯装饰,每年Rodolphe
d’Erlanger都会在那里下不少订单。和路易十四对待凡尔赛宫一样,为了实现一个构想,Rodolphe
d’Erlanger会毫不犹豫地将某些完美的设计推倒重来。在Rodolphe的私人图书馆中,我们还能见到一些有关阿尔罕布拉宫和科尔多瓦清真寺的艺术书籍,Rodolphe在某些书页上加入了评注,他一会儿在这里勾出一个想用作装饰的图案,一会儿又在那里找到一个触发其灵感的建筑元素……

图片 6

      不只是亿万富翁的奇想

西斯武士登陆地 也出现在电影《英国病人》中

  这种自学方法解释了为何人们能在Rodolphe的宫殿里找到许多从东方文化中借鉴而来的美学元素,对这位公爵来说,这就像是一场主题既定的自由发挥。一些按照波斯传统来上釉的方砖沿着庭院一路排开,带有明显的安达卢西亚风格。来自摩洛哥宫廷的大理石喷泉倒映出镶有蓝色遮窗格栅的凸肚窗,这样的场景只有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土耳其))边的别墅中才能看到。石膏护墙板上的雕花折射出地道的摩洛哥和突尼斯色彩,它们围绕在烫有金箔的天花板周围,构成一幅大马士革特有的华贵图卷。

图片 7

      然而,位于希迪布赛德的Ennejma
Ezzahra宫殿并不是这位亿万富翁一时的突发奇想,它经过了岁月的考验,因为这座宫殿表达了Rodolphe对于美的一种追求。从这种角度来说,Ennejma
Ezzahra宫殿对于这位公爵的意义可与他的另一种爱好相提并论,那就是阿拉伯音乐。

图片 8

      这是Rodolphe
d’Erlanger公爵的另一场冒险,他将很大一部分的精力扑在了复兴“malouf音乐(一种安达卢西亚的文人音乐)”的事业上,同时还翻译了一部名为《阿拉伯音乐》(Geuthner出版社)的作品概论,这本书成为了日后的权威著作。此外,Rodolphe还劝说埃及国王Fouad一世建立了开罗阿拉伯音乐学术研讨会(1932年),在那里,所有伊斯兰国家的音乐都得到了系统的记录。如今,这些记录只剩下两份,一份被收藏于伦敦的大英博物馆,另一份则在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

图片 9

     
想参观这栋建筑,应当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早晨,那时的花园中充满了馨香,每个房间中都回荡着乐器的演奏声,宛如贝壳中传出的海浪声,那是音乐家们在为夜晚的演奏会做最后的准备。自从音乐中心建立以后,Ennejma
Ezzahra宫殿中的生活被一场场演奏会和音乐节划出了鲜明的节奏。徜徉于这座由房间和走廊构成的迷宫中,看着这个位于突尼斯天空下的小镇用它独特的建筑勾勒出一块蓝白相间的棋盘。

莫斯 艾斯帕 外景

     
1915年,突尼斯国王曾颁布法令,要求将所有房屋都粉刷成白色,禁止一切混乱的装饰以及与国家规定相左的建筑形式。那么希迪布赛德的蓝色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有人告诉我们,这依然是Rodolphe
d’Erlanger公爵的杰作!

图片 10
莫斯埃斯帕日落 天空出现了迷人的粉色

图片 11
突尼斯:蓝与白的狂想曲

我们最近一次听说突尼斯是这个国家的政治组织“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虽然偶有动荡却维持着整体和平的突尼斯也是作家三毛笔下流浪的远方、梦中的橄榄树。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是这个同时拥有沙漠的大海的国家最真实的写照。

      **往日的苏菲派圣地

图片 12

     ** 类似于Denis
Lesage这样受业于希迪布赛德的建筑师兼历史学家,曾在Ennejma
Ezzahra宫殿中的许多装饰中接受了画家Paul Klee的影响。Paul
Klee毕业于德国包豪斯艺术建筑学校(Bauhaus),曾在希迪布赛德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受聘于法国国家工业与技术中心(CNIT)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分部的建筑师Bernard
Zehrfuss在起草突尼斯和希迪布赛德城市化计划前也曾到此捕捉灵感。作为画家Victor
Prouve(Victor
Prouve在游历突尼斯之后,作品中曾一度出现东方画风)的学生,他会这么做一点也不奇怪。

图片 13

     
对于这一汹涌澎湃的蓝色景象,我们只能给出一种评论:它过于单调了。过去,希迪布赛德曾是苏菲派(一个伊斯兰教派)圣地,大部分建筑的大门都被按照传统涂成了红色和绿色(和人们在突尼斯的伊斯兰教区见到的一样),如果某些建筑被涂成橘黄色就说明这里安葬着一位贤者。可如今,此类房屋早已从这个小镇上消失了。

托泽尔盐湖日出

      有一则古老的歌谣讲述了被埋葬于希迪布赛德的四十位贤者。Ahmed
Karoui曾是镇上的一名小学教师,退休以后,他利用空闲时间来整理这些故事。迄今为止,Ahm

图片 14

图片 15

杰尔巴岛海边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